加入收藏·设为首页
首页首页 / 纪录片《我的诗篇》难进院线 中国小众电影何去何从?_altyd.18003811600.com / 内容

纪录片《我的诗篇》难进院线 中国小众电影何去何从?

作者:尹力|时间:2016-10-04 23:44|来源:altyd.18003811600.com资讯网|评论数:|字号:[小] [大]
核心提示:纪录片《我的诗篇》难进院线 中国小众电影何去何从?

(原标题:纪录片《我的诗篇》难进院线中国小众电影何去何从?)

中新网太原9月5日电(记者胡健)四个月前,63岁的电影制片人方励为《百鸟朝凤》的一跪,“跪”出了8690万元人民币票房,这似乎让不少业内人士看到了中国小众电影的潜力。然而,这样略带“悲壮式”的孤例,依旧无法让小众电影获得市场青睐。

“院线出于影片不具备太多卖相而没有排片,我们也没有钱去支付发行公司的宣发费。尝试了很多方法后,我们选择通过众筹的方式进行‘点对点’放映。它更像是一场诗歌聚会,而不再是一次纯粹的观影。”纪录片《我的诗篇》导演之一秦晓宇说。

《我的诗篇》第599场众筹观影4日在山西太原结束,影片以朴实的镜头语言和深刻的人文关怀,赢得了现场80余名观众好评。影片纪录了流水线工人、叉车工、爆破工、制衣厂女工、少数民族工人和矿工的朴素生活,并以诗歌的形式讲述当代中国的底层故事。

深圳制衣厂女工邬霞是影片的受访者之一,画面中她站在潮湿的工作间,仔细熨烫着一件吊带裙。“多么可爱的腰身/可以安放一只白净的手/林荫道上/轻抚一种安静的爱情”。打工之余,邬霞写下300多首诗歌,这首《吊带裙》最为人熟知。

电影在全球首映后,随即摘得上海国际电影节“金爵奖”,并入围台湾电影金马奖,进入全球最大纪录片节荷兰IDFA的主竞赛单元,拿下中国(广州)国际纪录片节“年度最佳纪录片”与“最佳音效”两项大奖,在国内外取得不俗影响。

然而,这部从诗歌角度深入表现中国3.1亿工人命运的纪录片,自打一“出生”就烙上了小众的符号。在快餐式消费的当下,电影院的受众大多奔着明星、大片而来,而《百鸟朝凤》的“奇迹”也注定无法复制。

2016年5月12日晚,电影《百鸟朝凤》制片人方励在社交网络直播宣发历程,并向院线经理下跪,请求排片。这一跪,竟然打败了《美国队长》,上座率一路飙升,奇迹般地拿下8000多万元票房。由此,也引发民众对文艺片前路的思考。

两个月前,作为一部极具个人风格化的文艺片《路边野餐》在中国公映,那段为人称道的42分钟长镜头,一时间,成为影片在社交网络的最大卖点。凭借众多明星的推荐和高口碑,只上映10天的《路边野餐》最终获得629万元的票房,可谓一匹“文艺黑马”。

导演毕赣对于小众电影市场惨淡的现状曾表示,市场不是幼稚,而是一直在呼唤优质好看的电影。文艺片这个类型的观众,也并非没有。这些观众有鉴赏力和消费力,是一个庞大的观影群体,他们只是在等待,更能吸引他们共鸣的影片的到来。

相较于此前个例的成功,排片率不足1%、甚至无法进入院线才是诸如《我的诗篇》此类小众电影的命运。600场的众筹已换来数十万元的票房收入,更难能可贵的是,观影民众自发在社交网络为《我的诗篇》叫好,试图通过口口相传的方式形成星火燎原之势,引发新一轮的众筹或院线方面的注意。

2016年3月,中国导演贾樟柯在故乡汾阳宣布成立贾樟柯艺术中心,作为组成部分之一的种子影院除放映院线电影外,还将不定期举办艺术电影点映活动。在未来,贾樟柯寄望种子影院成为一粒能够从村庄里破土而出、生根发芽的文化种子,在中国各地都可以看到诚意十足的小众电影。(完)

(原标题:纪录片《我的诗篇》难进院线中国小众电影何去何从?)


  • 支持

  • 高兴

  • 震惊

  • 愤怒

  • 无聊

  • 无奈

  • 谎言

  • 枪稿

  • 不解

  • 标题党
责任编辑:影

网友评论

本周排行

图片新闻

焦点关注